? 第十四章 不详预兆-欲火青春 yoboapp官网,yabo手机app,亚博体育和亚博科技

欲火青春

第十四章 不详预兆

住家野狼2016-11-11 17:18:24Ctrl+D 收藏本站


????浑浊的日子照样要过,人不生存还能干什么?谁也不了解死了之后会否升天入地,若真的死了之后什么都没有了,岂不后悔?

????所以我们仍旧要苟延残喘的活着,或者说仅仅是呼吸着,看见着,吃着,拉着,睡着,却从来不会思考着。

????生死难知的感觉,人们叫它作享受生活,充实的生活。

????思考太累了,昨天晚上石破天已经思考了一晚上了,以至于早晨醒来一照镜子,发现自己很有CHINA国宝的风范。

????夜里下雨了,阴风阵阵吹的窗户边上的梧桐树枝摇头摆尾,电闪雷鸣,风雨交会,这所有的混乱场面夹杂起来,也不会有静静的躺在床上的石破天的心志交错难解。

????他总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她会和那样的人在一起。

????一定要去问个清楚,可是自己真的有胆量这样问吗?或者说就算问了,有勇气去听她口中答案吗?

????或许答案已经有了定论,唯一迷惑的也只有石破天一个人罢了。

????又是重复的早晨,重复的循环着的时光下,人们的生活不可能每天都一样,但是大致的内容却永远逃不出一个圈子。

????闫琦的小房间的门紧紧的关着,书包被胡乱的扔在了地板上,闫妈妈还躺在床上抽着烟。

????女孩子一大清早就去了厕所,到现在大概过了半小时了,还没有出来。

????闫妈妈不耐烦道,“你他妈的是不是掉屎坑里了!还是在厕所里手淫呢!我靠!”

????这理当不是一个母亲对女儿说的话,但是它实际的存在。

????此刻蹲在厕所里的闫琦也只好在昏黄的清晨的灯光下适应隔着一扇门的,母亲的亲切的脏话,肮脏时刻在洗礼着自己的早晨。

????她一直皱着眉头,一再检查厕所的门是不是锁紧了,仔细的探索抽水马桶里清澈的水。

????那水波浪轻柔的晃荡,清的透明,可以清楚的看见白色的陶瓷马桶。

????闫琦的心有点慌乱,丝丝的冰凉钻到了心室里,折磨她的意志。

????今天是她这个星期以来,第四次因为不放心而单独跑到卫生间里来检查自己的身体了……

????闫琦叹了一口长气,然后无奈的将目光尽量的端查向自己的私秘部位……

????依旧一无所获,一切都那么纯洁,干净,什么也没有,可是这却正是已经一个多月没有来例假的女孩子所不希望看到的——纯净。

????又过了五分钟左右,闫琦从厕所里出来,缓慢的动作正因为她严重的营养不良而导致的头昏贫血。

????闫琦颠簸了两下,摇晃着身子去拾起了地板上敞口的书包,将散落在地板上的几本课本收拾进去,然后很费力的背起来,准备出门了。

????“小婊子再回来这么晚你就死在外边吧!”闫琦妈妈一声怒吼,石破天知道,是她要出来了。

????好象每一天清晨,闫琦妈妈的脏话,都成了她女儿出门的讯号。

????事实竟然,如此讽刺。

????他赶忙拿了牛奶,把书包背好,装作若无其事的等待着。

????闫琦一脸委屈的从门口走出,关上门的同时还能够听见妈妈在房间里絮叨吵闹的声响,如果有可能的话,她真的不想再回这个家了。

????对她来说,如今的家,如同地狱天煞,只要置身于其中,便感觉身心都倍受焦灼,四周弥漫的是血腥的气味,硝烟四起,没有半点空气可以找寻。

????“你出来了。”石破天表情有些尴尬,拿牛奶的手还在紧张的颤抖。

????“恩。”闫琦低着头答应了一声,好象没有听见石破天在说什么,现在的她所在意的事情,对于一个未成年的女孩子来说,太严重了些。

????“给你牛奶,最近你好象又瘦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啊。”石破天关心道,微笑的望着闫琦消瘦的小脸。

????她抬起头看向他。

????石破天的脸那样的充满阳光气息,和他在一起,她就感觉绝对的安全和温暖。

????仿佛只要能看到他的样子,她就可以全然放弃所有的痛苦,去向卑鄙的社会做最后的挣扎。

????心与心的沟通,全部来自于爱。

????“怎么了,我脸上长了花吗?是郁金香还是蓝玫瑰啊?”石破天开玩笑道。

????“没什么,只是感觉你的长相比昨天更傻了一点。”闫琦苦笑道。

????“呵呵,给你牛奶啊,早上不吃早餐是不行的。”石破天执意要将手中的牛奶给她。

????“你天天都把牛奶给我,你喝什么啊。”闫琦不愿意要。

????“这个牛奶啊,是我妈妈逼我订的,我一个大男人,才不喜欢喝这种女人才爱喝的东西呢。”石破天叛逆的表情看起来就是个孩子。

????“你妈妈对你这么好,我怎么好意思收下,算了,还是你喝吧,你总是这样,我会不好意思的。”闫琦道。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每天陪着我上学放学,就当作是给你的小费吧。”石破天大方着。

????听后,闫琦却怔住了。

????石破天方才感觉自己说错了话,这样的一句失礼的话理当不该向女孩子提起的。

????他赶忙转移话题,“给你吧,咱们该上学去了,今天可不会迟到了,现在距离上课时间还早着呢!”

????石破天将牛奶递交到闫琦的小手里,然后将自己的双手背在身后,意思是说:他可不会再做回收牛奶的生意了。

????闫琦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缓慢的将牛奶袋子移到嘴边,一小口咬下去,好象小猫的嘴唇和牙齿一下轻柔的合并,很可爱的表情,她吮吸了起来。

????石破天看的真切,看的痴迷,看的几乎被全然诱惑了进去,却还有无数的心事,无法在此时此刻开口。

????两人一齐下楼。

????一起推着自行车出了居民区的大门。

????“你先走吧,我还有点事情。”闫琦将喝完的牛奶袋子扔在垃圾相里,很随意的向石破天道。

????石破天马上感觉胸口很不舒服,他暗想着:是不是,她以后都不会和自己一起上学放学了……

????闫琦仿佛看透了石破天的心情,会心一笑,劝解他道:“别担心,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今天是真的有事,晚上我再陪你一起回家吧。”

????这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子,上天是否对她太不公平……

????“啊,这样,哦,好。”石破天稍微有些迟钝起来。

????闫琦点了一下头,推着车子准备离开。

????“等一下!”石破天突然喊道。

????“怎么了?”闫琦纳闷。

????“闫琦。”石破天目光中含着思念和不舍,仿佛她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她歪着脑袋,痴痴的看着他,不明白他今天的古怪。

????“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石破天还是说了,虽然下决定很难,但是埋藏一个问题在腹中,更痛苦。

????“哦,怎么了,你说吧?”闫琦的声音很亲切。

????“你真的喜欢赵东明吗?”

????石破天的瞳孔里透露着迷茫。

????眼前的女孩子给了他这无限的迷惑,他害怕解开,却急切的矛盾的想去解开迷惑的心情,石破天煎熬了整整一个晚上的问题。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