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山中无老虎-欲火青春 yoboapp官网,yabo手机app,亚博体育和亚博科技

欲火青春

第四十一章 山中无老虎

住家野狼2016-11-11 16:51:37Ctrl+D 收藏本站


????郑利的人生其实是很有价值的,那是对他自己来说,因为有很多人,宁愿享受一年,也不愿意平凡一辈子。

????像郑利这样可以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一两天便随意换一个女人玩的男人,哦,是男孩,不知道被多少同龄人和不同龄人羡慕嫉妒着,做梦都渴望成为着。

????男人,天生就是用来骑女人的,我们所拼的事业价值金钱和荣誉,从小好好学习长大努力竞争,尽皆是为了能够骑上更好更美的女人。

????郑利,他继续着他的舒爽和对社会的迫害。

????只有等他对性厌烦了,等到他一见到美丽的小妞就想吐的时候,那些貌似贫穷的庸懒的小姐们才能被释放到社会中乖巧安心的劳动。

????郑利的大哥——郑名,虽然去了遥远或者不遥远的地方选择了修真,并一直对自己的父亲有了一定的意见和不满,但是儿子永远是爱自己的母亲的。

????作为一个尚且有良知的孩子,他时常因为想念自己的妈妈而向师门星云宗,自己的师傅请假,来回家探望母亲。

????郑名每次回家都会为母亲带一些仙山里的草药和灵品。

????但是因为母亲毕竟是凡人躯体,所以再神气的补药也不可能让她长生不老容颜不改,只能够尽量的提升母亲的健康状况。

????但是,对于郑功,在郑名的眼中,父亲不过是个工作的机器。

????他只会给自己钱,不断的给,连给多少花多少都不知道也从来不管,在郑名以前开家长会的时候,郑功从来没有去过,以至于很多同学问他是不是单亲家庭。

????对于父亲,郑名就当没有这个爸爸,憎恨自己和他的父子关系。这也是父子间的悲哀和不可逾越的一道沟了。

????最近快要到母亲节了,郑名又在张罗了几样好东西,准备带回家给母亲做礼品,他这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自己修真的突破和母亲的健康长寿幸福。

????……

????在边城的这所别墅群里,其中靠中段地域的一套房子。

????外边的路人时而过去两三个,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在太阳下明白敞亮的围墙里,别墅里的富豪们在干着什么勾当。

????围墙所包围的面积将近四百平方米,几乎是两个篮球场那么大。

????其中的别墅占用了中间的空间,别墅楼约有二百平方米的建筑面积,后院是游泳池,前院则是供人游玩的空地。

????而此刻,和这高级的别墅不相映衬的东西正躺在宽敞的院子里。

????那是一辆破旧的自行车,从外表看已经看不清楚是什么牌子了,仿佛是九十年代中比较流行的永久牌自行车。

????在上海这种地方,宝马奔驰到处跑,溜光飞舞的街上,人行道的占地面积越来越窄了,私家车几乎家家一辆,自行车的拥有者基本抬不起头来。

????但是,在这别墅里的破旧脚踏车又是谁的呢?

????车子不规则的倒在地上,身边的一个个头不小却很瘦弱的男子,一头的黑色短发,带点愣头青味道的面容,硬邦邦的喘着粗气。

????男子穿了一件通绿色体恤,下身是一件白色的大短裤,短裤上锈迹斑斑,一看也不知道是几手的旧货了。

????这样的人理当不应出现在此地,明显的穷乡僻壤里的小男娃子,为何来此地吆喝?

????白土大声的叫喊起来,“还我姐姐!!还我姐姐!!还我爸爸的命!!”

????男子坚毅刚强果敢的面容,根本看不出来他还是一个孩子。

????白土手中紧紧握着大砍刀,刀口锋利无比,刀身长半米,有电脑键盘那么宽,正是以前白令扬刚刚选择修真时候应用的武器,后来他功力有了长进,便将这手刀交于孙子做生日礼物。

????那时的白土憨厚老实,当别的孩子迷上游乐嬉闹下水游泳的时候,他却衷爱于上山砍柴火的工作,并且乐此不疲。

????白土说他喜欢那种刀子砍进木头里的感觉,很痛快,也喜欢拿用自己的汗水换来的柴火去挨家挨户的换些零用钱。

????孙子说的是朴实的语言,那时候正当白土生日,白令扬恰巧回家探望他,便将这不再用的武器送给了白土,想不到今天竟然成了一柄杀人的凶器了。

????空旷的院子里,隐约可以听到些许蝉躁的声音,却没有丝毫的人声搭理他的狂躁。

????空气中有一些柳絮在飞舞,让人看了心烦意乱,周遭安静的好似一颗定时炸弹,白土鲁莽的性子起来,重重的呼吸几声,又大叫起来。

????“靠你娘的!!还我姐姐!!有种的出来单挑!!”他疯狂的摇头向天,怒目圆瞪谩骂着。

????白土挥舞起手中的大砍刀,向院子的一边跑去。

????暂时仍旧没有人出来搭理他,他到是礼貌的没有去砸门,而是跑向了郑家大院子的花园里。

????白土在郑家的花园里,狠命的挥动手中的武器,砍刀过去,落英缤纷。

????白家家母喜爱的花草植物都在这花园里生长嫁接,有几种特别珍贵的物种花朵,在整个中国也是难得见得几株的。

????只是此时的白土哪里还管得这些,他的汗水落入泥土,同时花折草落,大砍刀锋利吹发即断,势不可挡。

????软弱的植物被无知的孩子用利器来泄愤,那边的别墅的门依旧沉静着没有动静。

????无数花草懦弱的被欺凌,悬空,然后坠落在地上。

????过了片刻,白土的一股狠劲力气终于用了一个阶段。

????他咧着嘴巴呼哧的喘息,再看向那别墅的门头,依旧封闭的宛如一个监牢大狱。

????他当然不愿意在这不属于自己的空间里逗留多过一秒,可是自己的姐姐就在其中,他必须在此做争夺的棋子,却从来没想过后果。

????……

????郑家大宅子的内部,深深几许。

????宅子的男主人去了国外洽谈买卖,这对一个功成名就的男人来说,习以为常。

????宅子的女主人则去了美容院,一般女人美容的时候,也是最有耐性的时候,即使对方是一个年逾四十的妇人,对自己的容貌和打扮也丝毫不会马虎。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

????此刻没有家长看管的郑利,自然成了这所大别墅里的皇帝。

????别墅的大厅内部,一个驼背的管家正半躺在沙发上,耳朵里塞着耳机,听着美妙的音乐,时而颠颠屁股,乐哉~悠闲哉~

????还在楼上卧室舒服的午睡的郑利,被门口些许的声音吵醒,他睁开眼皮,不满的大吼一声:“管家!”

????不消片刻,推门进来了一个中年的驼背人,貌似就是管家。

????“少爷,您醒过来了。”中年人驼背道恭请道,其长相酷似巴黎圣母院中的砸钟小丑——哈西莫多。

????“你个老家伙,是不是耳朵聋了!外边到底什么东西这么吵!?你也不去管管!”郑利一觉醒来便怒目嚣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