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包子辣汤-欲火青春 yoboapp官网,yabo手机app,亚博体育和亚博科技

欲火青春

第四章 包子辣汤

住家野狼2016-11-11 16:17:29Ctrl+D 收藏本站


????我打了个哈哈,早晨起的早,昨天晚上却睡的很晚,所以困意还是没有消尽。

????面前一群人围了过来,方圆五十米内形成了交通堵塞。

????人们爱看热闹的特点体现了出来,三五结成队的指指点点,言语中饱含了社会的先进性和人文文化的普遍性。

????那地上的一滩鲜红的血还没有凝结,司机已经被几个热心的群众拉了出来,趴在地上还在淌着血的人却没有人管理。

????原因大致简单:司机是个年轻的女子,长相较好,一看发型便知是未婚嫁,是不是处女就不知道了。

????而被撞的是个……具体年龄尚且不能完全判断,因为他现在头朝下趴着,没有露脸,露了也是一脸血浆,后脑勺好似被撞裂了,汩汩的黑红色的血正从头发里渗出来,只能凭借依照判断是个青年男子。

????“快送医院吧!”一个好心人指着趴在血泊中的青年吆喝道。

????“要送你自己送,这种事还是少沾身。”身边几个冷漠的人回应着。

????“你们不管,那我也不管,就让他在这里淌血吧。”原先的那位好心人赌气道,一跺脚,哼着小曲走开了。

????围观的人群停停看看,又走走谈笑,叹息两句,一波走了一波又来,走马观灯,就差个主持猜灯谜的家伙,然后可以举办一场元宵节联欢会了。

????年轻的昏迷女子司机被几个男人连手摸拉拽蹭贴抱搂拍的送去了附近的医院,这些动作和轮奸的区别就在于没有进行任何的性器官接触,其他一切几乎无异。

????而那被车撞的男子一直没有动静的趴着,刚开始时候身体还偶尔抽搐两下,后来就静止了,没有人管理。

????而他的崭新的诺基亚音乐手机已经在朦胧中被一个妙龄的上班族女子顺手牵羊。

????我看在眼里,只注意到了那美丽神韵的短裙,在这冰冷的冬季里,能够真正做到美丽“冻人”的她,着实让人佩服。

????虽然她刚刚拿了一个即将死去的家伙的手机,不过那不关我事,不是我不想管不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更不是怕被赖上肇事者的帽子,只是我懒的说话懒的动,我的手抽在口袋里比较舒服,拿出来则比较冷,我怕冷,仅此而已。

????“这个小子胸口还别着工程集团(Y市知名企业)的工作牌子呐!是个白领呀!”民众们有聊的谈论着。

????“哎呀!这年头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大学生就是傻,整天读书,都成书呆子了,咱们这复兴路的车开的多慢啊,也能被撞上,可见这男的多迟钝。”

????“我看也是,这么迟钝的家伙死了也没什么可惜的。”

????“人家也是有父母的,好不容易培养的孩子大学毕业有了工作,还是个白领,现在要是死了,他爸妈该多伤心,你别这么说。”

????“那我该怎么说,眼看他是不活了,怎么说都没用。”

????“你们别侃了,那救护车来了,谁这么好心呀,现在手机费可是贵着呢,打120难道免费的吗?”

????说着,一辆救护车撒欢似的响着警报音乐,开到事故现场。

????车上下来几个穿白大褂子的人,想必是负责抢救的医生。他们提了药箱过来,蹲在受伤男子的身旁观察。

????一个主要负责的医生对其进行了一番检查,翻翻眼皮,然后摇摇头道:“太晚了,已经死了十分钟了。”

????……

????受伤的男子的尸体被抬上了救护车,准备运走,然后想办法通知家属。想必是没法赚取大量的医药费用了,来的几位医生很是郁闷的上了车,皆是一脸苦涩相。

????交通算是疏通了有些,我也有机会通过了,被耽搁了许多,现在肚皮已经求饶了。

????“老板娘,要四两煎包,一碗辣汤。”我要的多,未必吃的完,可是现在饿的难受就胡乱叫了。

????老板娘本来还以为一场车祸可能会影响自己的生意,却没想到由于来观看车祸的人一多,大家看的精彩饿的也快,便顺便在这家店里吃点东西。

????老板娘的担心换来了惊喜,感觉要是每天这条路上都出点车祸啥的自己的生意不就火暴起来了,想到这里,老板娘不禁嬉笑起来,干起活来更加卖力了。

????我叫完了东西,正准备找个座位坐下,却发现了一个是熟悉的面孔,对方也看见了我,眼睛一亮。

????赵助这个家伙比以前可是老多了,不知道是不是学校的学习太繁重了,现在的学生都会明显老成起来,他面孔上胡子邋遢,身材也有些佝偻了,从远处看,就好象是一个小老头一样。

????“赵助?”我试探性的探头问了一下。

????“易强?”赵助激动的站了起来,要不是身边的老三帮忙互着,他面前的一碗汤就要翻到地上。

????“你小子退学出去发财了吧!还记得回来看我啊?”赵助上来一点也不见外,拍着我的肩膀大大咧咧的道。

????“呵呵,我哪有退学啊,出去借读罢了,你怎么样了,学习成绩怎么样?”我也学会了爸爸那套,见了学生就先问学习成绩。

????我随即坐在了和赵助同一桌的椅子上,先喝了桌子上摆好的一口茶,润了一下喉咙。

????“学习,靠,现在咱们班我都排多少个世纪的倒数第一了,还他妈学习,我现在正在准备在社会上混出了名头来,靠学习我是没的活命了,我天生就不是那块料子。”赵助夸张的道。

????我眉头一皱,“那你最近都想干什么?想发财?”

????“发财当然想,不瞒你我把你当兄弟易强,我已经连续干了好几票打家劫舍的勾当了,这一次我准备干一票更大的。”赵助说话声音比较小,我却听的清楚。

????我眉头皱的更深,“最后一次,想干什么?”我想这小子不会想杀人放火吧。

????赵助半站着身子,趴在我耳朵边上,道:“我准备抢银行。”

????我瞥了他一眼,可惜他没有看到,赵助身边的老三却看的真切。

????“不用想了,你要是不想死就别去干。”我拿起身边的茶杯又喝了一口,举手向老板娘吆喝了一声:“嘿!老板!快点上饭!都快饿过火了!”

????“好来,马上就来!”老板娘急的好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溜小跑端着一笼子煎包来到我身边放下,又从身后的推车下端下来一大碗的辣汤摆在我面前的桌子上。

????我瞬间闻到了一股子香气,包子特有的肉香和辣汤特有的酸辣滋味飘到鼻息里,激发起人的食欲。

????我先摆摆手制止赵助说话,低头喝了一口辣汤,着实是滋味足,又辣又酸,再拿筷子夹起一个水晶般的包子,咬在嘴巴里,肉汁流淌出来,里边的肉馅子油滑香喷,嚼在口中解谗又舒服。

????“老板娘的手艺不错啊!”我夸奖道,已经吃了第二个包子。

????“谢谢先生,还请先生经常来吃,咱们是小本买卖,有什么招待不周的还请多海涵啊~”老板娘说话还挺懂得礼数,我听了也是一阵欢喜。

????在我吃了将近二两包子,喝了半碗辣汤的时候,赵助终于忍不住了。

????刚才他被我的话噎的不清,看我吃东西一直没好反驳,现在我吃了不少了,他就要抱怨了,“易强啊,你听哥给你说。”这个小子还挺会给自己增辈分。

????“你说吧,我听着呢。”我边吃东西,也不转脸看他。

????“我看抢银行这门路成,真的挺有噱头的,多赚啊!我和老三就准备干,要不你也入伙吧,啊?”赵助一点也不会劝人,当然就算他会劝,我也不会为了他去跟着抢银行的。

????我眯着眼睛微笑了一会儿,缓缓的道:“你要我怎么说你,讲了大道理你又听不懂,我只能告戒你,别去,去了你一定后悔。”

????“是啊,老大,我也觉得是太危险了,咱们还是在Y市暂时就这么先混混社会吧,别打什么大主意了。”老三此刻更加从心底打醋了。

????“哼!”这下赵助可不乐意了,“在哪混社会,混个屁呀!整个Y市现在都是一个叫黑龙什么破会的天下,咱们兄弟在他们面前根本没点面子!只要有那个什么黑龙破会在,咱们就别想混出个头头!还不如妈的去抢银行,大干一票然后到外国过瘾呢!”赵助越说越激动。

????我暗中叹气,看来是劝不了他了。

????“老大,你别,别生气啊,咱们慢慢谈。”这个叫老三的学生还是害怕赵助的。

????“谈个屁呀!易强,我当你是兄弟,你跟不跟我干?”赵助发起了狠劲来,问我道。

????不过,这样的威逼可拿不住我。

????我轻笑一下,平静的道,“赵助,你不用劝我,我不去,而且我奉劝你也别去,抢银行这里边的道道不是你能研究出来的,别以为香港电影看多了就什么都懂了。”

????我的话也只能说到这里,说多了我累他也听不进去。

????“好,好,好!”赵助连说了三声好,“既然你们这样,以后咱们兄弟都没的做,算我赵助瞎了眼不认识你们两个!”赵助发飙了。

????“老大,老大,你别生气,我跟你,我跟你去干这一票还不行吗?”老三最后妥协了。

????“那他哪?”赵助表面上是在问老三,实际上是在问我去不去,让我回答。

????我实在不喜欢围绕一个不可能有转机的问题反复的做回答,不过看在和他还算是认识的比较熟悉的面子上,又不厌其烦的回答了一声:“我不去。”

????“好!以后咱们绝交,你来了学校也别再来找我!”赵助火气很大,冲我道。

????好好的一顿早饭吃成这样,要不是因为面前就老同学,发飙的应该是我,而且我要是发飙了那就不是嚷嚷几声那么简单了。

????我最后给他面子,冷冷道:“那就绝交算了。”

????“你你,你!靠!易强……”

????“老大,咱们还是走吧。”老三强行抱着赵助离开。

????赵助被老三拉拉扯扯又拥又抱,拉开了早点摊子,赵助最后还留下一句“易强!算老子白认识你!”

????……

????半晌,我已经吃不下剩下的东西了,叹了口气,本来回到故乡的早晨还算舒服,过去许多的不愉快也都在清新的空中中暂时能够抛开,想不到今天遇到老同学竟然闹成这样,现在这个社会人变的真是快。

????稍微回想一下我和赵助初次见面的傻瓜场景,这个家伙还帮我提行李包袱,虽然是帮了倒忙,想想就可笑,却是最纯真的年代,现在物是人非,又是物是人非,变了,大家都变了。

????我摇摇头,“老板娘,结帐,把刚才那两个没付钱的帐一起结了!”在喧嚣的人堆里,我冲着小滩柜台嚷嚷道。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