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妓女日记 下-欲火青春 yoboapp官网,yabo手机app,亚博体育和亚博科技

欲火青春

第五十四章 妓女日记 下

住家野狼2016-11-11 16:15:39Ctrl+D 收藏本站


????林姐把我带到618房间门口,敲了敲房门。

????“进来”声音有点洪亮,听的出很年轻的声音。

????“您看五十八号可以吗?刚刚二十岁,是我们这最漂亮的小姐了”林姐的这句话每个人都听得耳朵长茧了,但在男人面前又是那么的管用。

????“好,就她”男人出奇的肯定

????打量床上躺着的男人,赤膊着上身,个子不大,短短的头发,也就二十五六的样子,看上去很健壮,脖子上带一条很粗的黄金项链,感觉有点象几年前看电影《古或仔》里面的山鸡。

????林姐高兴的走了,起码她不用在安排下波人进来了。

????我走到床边,放下手中的包

????“先生要喝水吗?”

????“好,来一杯,要冰的!”

????当我拿着三杯水走进房间的时候,他正在接电话,手中拿着笔在一张不大的纸上边听电话边写着什么。星期天到我们这里来还能这样忙碌的男人真的不太多。

????静静的坐在床边等着他接完电话。

????他刚挂电话,就象已经准备好了一样:“美女叫什么名字啊?”很老练的语气。

????“我叫小宁”(不能轻易告诉不熟悉的客人自己真名,行规)

????“小宁,你看我多大?”

????“我不是很会看人家的年龄,瞎猜一下,你有二十六吧?”(大多数男人都喜欢人家把他说老一点,比较有成熟感)。

????“错了拉!我刚刚十八岁!”

????“骗人,我不信!”

????“我上半身是二十五岁,但我下半身刚满十八岁,呵呵”说完他还调皮的把短裤的皮筋故意拉了一下。

????“你个流氓”(好象嘴巴甜的男人都喜欢女人叫他流氓)。

????“好啊!让你见识一下流氓”一把他就将我按倒在床上,手不停的乱摸起来。

????比起不讲话不冲动的那种男人,他这类型的更直接些,还好相处些。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我感到很奇怪,公司一般建议客人不要把手机带进房间。他却偏偏把手机带了进来。

????他马上就放开我接手机去了。

????“金得,一A,收半一,好。有没有料子啊?是那个事吧?好好,我也搞一点”

????马上他就又打电话重复了一遍他刚才的话,就是把一A说成了两A.

????挂掉电话他又开始了,因为电话的中断这次他更加猛烈了,一双手只能用肆无忌惮形容。

????那双手除去我的胸罩的暗钩十分的熟练,就更不用谈脱衣服了,这时候我意识到他是那种行动很快的男人,本能的一只手从床头包中摸出安全套。

????他直接脱掉裤子,带上套后用手掌握着进入我的身体,几乎没有前奏,也就是在进入的一瞬间,我感觉到他的健壮,膨胀的简直有点让人害怕。

????一段很长的时间,不记得有多久了,犹如海浪不知停止的拍打着礁石,而我的呻吟中带着一丝几乎是哀求的声音,他全然不知。只有他滴下的汗水,沿着我肌肤往下流淌……

????许久后终于他累了,在趴下的一刹那,释放出他的一切。我连看都没有看他,只是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象一滩烂泥,听到的只有自己的心跳。

????没多长时间,房间催钟的电话响了,好象突然给我打了一针兴奋剂,穿好衣服马上打电大厅接待,马上要客人签单。

????“您休息下,我出去丢垃圾。”(其实是该买单了)

????当我拿着单回到618时,他已经收拾好了,准备离开。签完单后,他询问了我的号码,并告知还会再来找我的。

????“美女,我很喜欢你,下次见”

????“好啊!来了记得找我”(但愿不见)

????回到休息间,她们看到我疲惫的样子没有人再开玩笑,耳边回响起卖鞋老板的话“这年头钱不好赚啊”

????快中午的时候,我的记事本上多了一行字(二月十七日,黑色星期天,一次全套)

????——————————————————————————————————

????这个礼拜换晚班了。

????下午我到外边去做了个美容,突然接到林姐的电话,要我推迟一个小时到公司,还嘱咐都不准偷懒坐电梯,被发现者一律开单。

????提前十分钟到了公司楼下,发现三号八号也到了,无聊的坐在公司大门口旁小商店的椅子上,看人家斗地主。

????“才来啊!五十八,我都到了半天了”老八说。(平时她迟到最多,今天早到一次就臭美)

????“听说今天有检查,林姐先都知道了,要大家晚点到,林姐的路子还是蛮广的哟”三号说话语气中带着几分赞赏。(公司的八卦新闻多半从她这里传出)

????“算了,别谈,今天到现在一张单都没做,今天又搞这一下,每个礼拜天为什么就没点好事呢?”

????老八愤愤不平地说。

????“都是这样的啊!你想人家周五,周六都玩累了,礼拜天要么在家死睡,要么清闲的打打麻将,谁还往外面跑啊!礼拜一还要上班呢?你以为都象你啊!”我故意逗了老八一下。

????“我怎么拉!我怎么拉!我从来不分礼拜天礼拜一,要不是亲戚来的那几天非要休息,巴不得天天上班!象你身体那么差,时间长了受不了!”

????“老八的嘴巴好臭哦!该跟她嘴巴搽点马应龙了!”(三个人都捂着肚子大笑)

????到了休息室,一起和以前一样,平静,无奇。只有化妆师坐在椅子上对着一张纸算着。

????“八号,这个月一共二十次,你看对吗?”化妆师对照着说。

????“无所谓,好的明天给你啊”八号一般都很马虎。

????“五十八号,二十一次,对吧?”

????“对的,明天跟你结帐啊!”(我们每次化妆都记帐,一次五块,每个月底给,当然她也不只做我们一个场子)。

????谈论过后,和平时一样,我们开始一天的工作……

????今天下午客人很多,当我第三个钟下了回到休息室,看到墙上的钟已经过了三点。她们三三两两地坐着,有的同事下钟比较早,抢到里面的那张床,躺着讲悄悄话。一般我都不跟她们睡在一起,因为那个床单实在很脏,大家都是穿着工作服直接睡,本来不大的床还要挤两三个人,更有甚者端着夜宵在床上吃,理由很简单,怕人家抢了位置。

????刚找了个位置坐下,还没来的急看晚饭的内容,林姐就出现在我面前。

????“五十八,服务生说有位客人点着要你上钟,说是熟人,现在快去626”

????“哦,我马上去”

????顾不上吃饭,抓起包我就出了门,一路上还在琢磨“是谁呢?”

????到了626,轻轻的敲了两下门。

????“进来”(这一下我知道了是谁了)

????推开房门,又看到那只半裸的山鸡。(操,真的又来找我了,才过了半天。说了不见不见的,他的性欲还真旺盛)

????“美女,想我了吗?”(躲都躲不赢,还谈想!)

????“你说呢?”(只能这样反咬一口了,说想太委屈自己)

????他笑了,拍了拍床边,示意要我过去坐。

????我装的很自然的走了过去,把包往床头随手一扔,给他一种感觉,和他很熟。(心慌的其实很厉害)

????坐在他旁边,我盘算着他的手应该会马上不老实。

????但这次很奇怪,他表现的很乖,却是到床头拿起他的香烟盒。

????从香烟盒子里,他没有掏出香烟,到是掏出两张一百的人民币。

????“给你的,拿着”

????“我的?为什么给我啊?”(真的有点搞不懂他,怪人)

????“昨天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赢了,规矩,叫吃红”

????“洗澡的时候不让带钱进来我就想了这个法子,不错吧?”他得意的说。(确实客人衣服都存在柜子里面,带钱进来不容易)

????他把钱塞到我手里,我还在纳闷“他和我在一起就接了一个电话,打了一个电话,赢?我又和他没赌什么?”

????他看出了我的疑惑,笑了起来,那感觉有点象大人看到小孩做了顽皮的错事,从心里发出的笑。

????“好了,今天我也很累,不要你跟我做了,但要享受一下,你会推油吗?”山鸡说到。(不知道他的名字)

????“我不会,你要推油我帮你找推油的技师来,好吗?”(对他的要求确实我不能满足,因为我不会,有点愧疚感,可能是他给了我“吃红”的原因)

????“算了算了,来就是找你的,按按捏捏总会吧?”

????“按的不好,你别笑啊”(以前跟风在家按过,应该还可以)

????坐在床边,我帮他按着肩膀,山鸡闭着眼睛,一副很陶醉的样子。

????“你知道吗?人家说财色不能兼收,我昨天做到了”他突然蹦出这几个字。

????“啊?为什么啊?”(不能问客人太深的问题,这三个字最合适了)。

????“我是帮人家接赌足球单的,昨天和你在一起的那段时间,跟着人家下注我赢了9千多。你说我是不是财色兼收啊?”我听出他讲话带着一丝征服的语气。

????这时候我想到我最好的姐妹——静。她原来就不懂赌球,但后来她谈了个“情况”(台湾话指情人)也搞赌球,刚开始总是几千的赢,但后来听她说一晚上输了六万多,最后凑了三万多,还欠人家三万,没办法找人帮忙借了高利贷,为了还钱又和我一样做起本行。

????“你个流氓”边说我边用力捏了他一下。

????他挺高兴的,滔滔不绝的跟我讲,什么“A”就是万,台湾话叫“一个”,中国的足球如何的假,“料子”就是内幕……反正我也不懂,就听他讲,时不时提点不懂的小问题,他总是回答。

????“为什么你能赢但我听人家说总输呢?”我替静挺不值,非要问个究竟。

????“你知道足球有内幕吗?”

????“听过,好象就是报纸上面说的假球吧?”

????“行了撒!我们的料子特别准,就象去年……”他在回忆。

????“哦,对了,中超辽宁对上海那场,比赛还没开始,比分我都清楚了。打完了比赛看比分,是赢了钱,但连我都觉得TMD太假了!”他兴奋的说到,看的出回味那段往事他有点骄傲和兴奋。

????“还是你厉害”我的表扬让他有些飘飘然……

????谈着谈着,催钟的电话响了,他意犹未尽的告诉我,他叫许常涛,还把电话号码留给我,要我有空找他。

????他也询问我的电话号码,我只是告诉他我会有空跟他打过去(其实不是很想留给他)。

????我把两百块钱放进我的包里面,很平常的跟他说了声“休息下,我马上回来。”(背后传来打火机点烟的声音)。

????到大厅的路上,我思考着,赚钱真的那么简单吗?只要一个电话,好象很虚幻,但又很现实。

????但最后到了休息室看见那盒夜宵,突然明白了很多,我吃这碗饭靠的只是自己,起码我付出了,其他的好象对我来说都是那么的遥远,还是眼前这碗夜宵对我来说更加重要,不管它合不合胃口,起码能让我吃饱。

????吃饭前,我拿笔在小本上写下“二月十七号,全套四次(外块两百)”

????傍晚了,我已经很累了,本来想下班回家算了,今天也赚了不少了。

????我已经卸了妆,想不到林姐急匆匆来找我,说来了一个大客户,说是一直罩着我们食浴城的九龙魑王阁的龙头老大谭浪来了。

????我知道这个人,是个青年英雄,很早就出来混了,到最近几年才有了些大名头,现在已经是半个香港的老大。

????既然是林姐让我出来陪他,我更不能谢绝了,毕竟是大客户,得罪了他我没有好果子吃的。

????我又重新补了点妆,出去见了林姐,才知道今天陪的不是谭浪,而是他领来的另外一个少年。

????又是少年,现在的年轻人有钱的还在很不少,这么点点小年龄就这么有出息了,来找小姐了。

????但是发牢骚不是我的工作,我的工作仅仅是让客人舒服爽完了后他给钱我给笑脸然后走人就行了。

????我换上性感的衣服,让男人看了那里就大的衣服,是林姐特地给我们订购的。

????我去了那个叫易强的客人的房间,做好心里准备,因为一般这样黑社会里的客人,特别有力气,会折腾的我晚上下不了床,所以我下意识的夹了夹腿,进去。

????叫易强的少年是个很清秀的小子,一眼看上去人不大,却有着凌厉成熟的眼神。

????他刚开始有些害羞,问了我叫什么名字,我告诉他自己叫小宁。

????我尽量去迎合他,给他洗了盐奶浴,接着用舌头开始舔他的身体。

????他的身体和那些臭男人有本质的不同,皮肤很滑甚至有点香气却又不失男人味道,我很是喜欢,很乐意的给他舔起来,自己也享受起来。

????他也开始在我的舌头的服侍下呻吟舒服起来,我在吮吸舔食他的下体的时候,他意外的制止了我,并且让我离开。

????其实我巴不得离开,可那是对平常的臭男人的态度,这样一个少年有些吸引我了,可是我是一个妓女,我知道自己是不能对别人动感情的,当然他也不可能看上我的出身。

????我暗暗叹了口气,听他说所有的费用都会照样付,第一次有种被侮辱尊严的感觉,难道我只有被钱施舍而没有被爱尊重的资格吗?

????或许真的没有吧,自从我进入这一行以来我就没可能去拥有所谓的他妈的爱情!靠!

????我没有再去管那个叫易强的少年,希望自己可以尽快淡忘他,我回到柜台签下了:二月十七号傍晚,全套一次,58号。接着就卸妆下班了。

????今天是除夕了,晚上我一个人过,路过街边的时候,看见放烟花和许多情侣拥在一起的情景,我苦笑一下,祝我新年快乐。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