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年少的心太柔软-欲火青春 yoboapp官网,yabo手机app,亚博体育和亚博科技

欲火青春

第十四章 年少的心太柔软

住家野狼2016-11-11 15:39:45Ctrl+D 收藏本站


????星期一的早晨,据说这象征的新的开始,那么开始什么呢,开始郁闷的头疼,还是开始烦恼的想骂街?

????倪小雅独自一人来上学。

????没有我的陪伴,她的心一直很阴沉,却又不肯服输,苦苦的撑着。

????她今天穿了校服,是深蓝色的海军服,应着她的走动,裙摆随着她那诱人的修长雪白的秀腿荡漾……

????她低着头,眼睛平静的望着地面,望着公车上的熙熙攘攘的行人,望着学校里的学生,望着自己的教室,望着我的空座位。

????我们仅仅坐了一天同桌的座位。

????她硬是忍着,甚至不愿叹气一声,她仍旧不愿承认自己是错了。

????而这边,我也一样的倔强。

????她凭什么那样对我,我做错了什么?哼!

????要找一个比我有学历,长的帅的,家世比我好很多的保膘?

????那就让她去找吧,天涯何处无芳草,我又何必单恋一枝花。

????倪小雅孤零零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

????她的身边很空,没有我的存在,她很不自在,在这冰冷的冬季里,学校的暖气开的很大,她却感觉异常的冰冷的,是心。

????“好空旷啊。”倪小雅自言自语的上早自习,拿出一本语文书,心眼不相一的看起来。

????“哼!我就是喜欢这种舒服空旷的感觉,一个人坐真好。”她在骗自己。

????身边的空位上,还有我的气息,我上课不听讲时候,折的青蛙和鲨鱼,都藏在课桌洞里。(在下不会折纸鹤,不要奇怪)。

????倪小雅不时的想去摆弄它们,却在极度的克制自己。

????第一节课,老师来到后,没有太在意我的旷课,想必倪人王已经拖人说了关于我有特权的事。

????作为要用工资吃饭的一个普通的教师,她自然不敢和黑社会对抗。

????我这样一个学生,只要能偶尔来上课,或者只要家长年年给学校里送钱,送赞助费就行,其他的,老师校长才不管那么多。

????倪小雅的第一节课,什么也没听进去。

????第二节课,她整了整思绪,端正坐姿,竖起了灵气的小耳朵。

????依旧一无所获。

????她的脑海里一直浑浊着一个影子的音容笑貌,那本该是她最讨厌的人,可是为何持久无法忘记,难道是自己真的恨他那么深,还是因为……

????倪小雅终于叹口气,恐怕自己,可能很久都不会开心了。

????……

????我不是一个好人,我杀人无数,我甚至不是一个人,所以我对别人,没什么好负责的,我的爱有很多,我可以是一个花痴,因为我本身就是一个恶魔,是坏家伙,是流氓,是没学历没家世的流浪汉……

????这些都是倪小雅她亲口所说的,特别是最后一句,一字不差。

????曾几何时,在故乡Y市的市中心,麦当劳快餐厅内,也有一个女孩儿,对我说过类似的话。

????是王悦,我的初恋。

????往昔的忧伤,加上新近的痛,让我恨透了那些向往高学历好家世高财产老公的龌龊女人的心理。

????所以我无法原谅倪小雅,就算自己也有错,也不会道歉了。

????我这样开导着自己,希望从失去倪小雅的痛苦中解脱出来。

????此刻的我,正斜着身子,坐在原和区的那间三层阁楼里的第二层中大厅的单人沙发上,我胳膊肘抵在沙发的扶手上,托着腮,愣神。

????“老大。”这是周墩子的声音。

????我从讨厌的不由自主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望向他,疑问的眼神问他为什么喊我。

????“老大,您也来了一天了,是不是我该向您交待一下原和区的大概情况。”他虽然看上去像个粗人,其实心还是很细致的。

????“哦,墩子呀,有件事我要向你说明。”我淡然的对他说,语气中丝毫看不出我的喜怒哀伤乐。

????“恩,老大您说。”墩子很有礼,这一点都不配他的肥胖体态。

????“以后没必要喊我‘您’,随便喊强哥就行了。”我先纠正他的称呼。

????“是,好。”胖子欣然的答应。

????“这原和区虽然是快肥地,但是我的心,你或许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我问墩子道。

????墩子茫然。

????“是天下。”我怆然而释怀。

????墩子点头,他也明白。

????“所以说,原和区虽然是快肥地,但是,终究还是要你来打理,我的任务是,眼光要朝向更远的地方,你明白吗?”

????“我明白的,强哥。”

????“明白就好,现在你只要大概的向我说明一下原和区的经济来源就行了。”

????我所关注的只是钱,这个世界,想要权力和力量还有无法无天的特权,需要的武器,就是这花花绿绿的清脆的手掌大的纸。

????“我们这原和区虽然不大,但也曾经是香港一块毒品交易的宝地,现在,食品副业也是我们赖以生存的一个方面。”周墩子一五一十的向我汇报。

????我打断一下,“你刚刚说食品副业?难道你们这地方还做食品,那还不吃死人?”我眼中浮现出原和区萧条荒芜的地段光景。

????“老大,我们不是主营食品业,况且我们也不是一次生产,而是回笼生产。”墩子向我拽洋词。

????“什么叫回笼生产?”我问道。

????“所谓回笼生产,只是好听一点的词,其实就是把市场上,商店里,超市中,一些过期了的产品和人家开封了的食物,或者其他一些劣质的食品交给我们这里来,然后大家通过各种方法,把这些食品翻新,绞合,换生产日期,再倒卖。”周墩子向我解释,他的语言表达能力还不错。

????“嗤!”我吐气笑了,“这样不是害人吗?”

????“害人的事多了,况且那些吃的东西,即使不干不净,一般也吃不死人的。”周墩子向我释疑。

????“呵呵!一般吃不死人。”我重复着他的话,若有所思。

????算了,反正我又不是什么好人,没有学历,长的也不帅,制造点过期食物给别人吃算的了什么?

????我又想起了倪小雅的话。

????“你继续说说关于毒品的事。”我让他把话讲下去。

????“毒品的话,本来我们这儿,每年都有几批大买卖,现在多是零卖,不过日子也过的去。”

????“为什么现在不景气了?”我问。

????“生意被油麻地一区抢去了,况且,我也不是个会做生意的人,我能保住兄弟们每天能吃喝玩不愁,也就满足了。”周墩子说道。

????“呵呵!看来你的这地盘,应该早点让给我啊!”我调侃他不争气没出息。

????“是啊!大哥,我现在也这么想。”他拍马屁。

????“你现在还认识那些大买卖的毒品商吗?”我翘起二郎腿,抬脸问他道。

????“认识到都认识,但他们一般去油麻地那,我们这里仅仅是靠着警察查的松散一些,平时多有几个怕事的年轻一族来买货。”周墩子无奈的道。

????“那油麻地,很会欺负人吗?”我的意思是,墩子的地盘是否经常被油麻地的人欺侮,却又不可直说,至少给他留点面子。

????墩子怅然若思的沉闷了片刻,道:“是挺欺负人的。”

????“好,那就有理由了。”我已经听出了他话中的含义。

????“恩,恩?老大,什么有理由了?”他睁大眼睛问我。

????“哦,那毒品的小生意你继续做下去,下边,我们就该想想……”我的话没有说下去,也没有直面回答墩子的话。

????“想想什么?”周墩子又追问道。

????“该想想怎么攻取油麻地的事了。”我淡然的道,眼神望着窗外自己荒凉的地盘。

????易强啊~,你若是条龙,却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升空?

????在这贫瘠的原和区,你怎么生存,如何壮大自己,如何为她报仇?如何有资本给自己赎罪?

????如何……

????“哎……”为什么我的思绪总离不开倪小雅,每天都要不断的开导自己,还是做不到讨厌她,却更加的挂怀。

????她现在还好吗?我是否也该回学校看一趟。

????……

????如果时间忘记了转,忘了带走什么,你会不会至今停在说爱我的那天?

????然后在世界的一个角,有了一个我们的家,你说我的胸膛会让你感到暖。

????如果生命没有遗憾,没有波澜。你会不会永远没有说再见的一天?

????可能年少的心太柔软,经不起风经不起浪,若今天的我能回到昨天,我或许会向自己妥协吧。

????小雅,或许我的心在向你道歉吧,可是,你又怎会原谅我,我们要这样僵持一生么,一生都不快乐?

????我不知道。

????我在等一分钟,或许下一分钟看到你闪躲的眼。我不会让伤心的泪挂满你的脸。

????我在等一分钟,或许下一分钟能够感觉你也心痛,那一刻我不会让离别成永远。

????我在等一分钟,或许下一分钟看到你不舍的眼,我会用一个拥抱换取你的转身。

????我在等一分钟,或许下一分钟如果你真的也心痛。我会告诉你我的胸膛依旧暖……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