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杀无赦-欲火青春 yoboapp官网,yabo手机app,亚博体育和亚博科技

欲火青春

第九十章 杀无赦

住家野狼2016-11-11 15:11:30Ctrl+D 收藏本站


????上战场了。

????放眼卢楚风为我所特制的擂台之上。

????大型的圆柱广场,可以容纳万人之多。

????中间一个方型台,擂台之上空无一物,分两层阶梯上台。

????台下两道,分别由上千名兄弟架刀护卫,排成两排,中间夹一道黑色地毯铺成的大道。

????我迈步昂首,眼睛好似凌厉的烈炎,焚烧着世间的一切。

????我右手拖着冥龙剑,在地毯上稍稍划过,便留下一条断印,锋利至极。

????对面一条路,三位长老先后向武台走来,尽皆展露着傲视群雄的架势。

????我们在台子中央会面,相视无话,各自内里却早已荡气回肠。

????通过前两次的考核,三长老也初步知晓了我的实力,确实不可小觑。

????而我,之所以一心的感慨,仅仅是因为,我好想念自己的亲人,如果这个时候能有一个爱我的并且是我所爱的女孩儿来为我加油,为我哭泣的话,此战我又怎么会如此的不放在心上,将生死执之度外。

????我一直在奋斗,在前进,所有阻挡我的路的人,都被我毫不留情的,执之死地。

????而我做了这么多,残杀了这么多,都是为了什么?

????如果我想要的不能来,那么你们这些婊子养的傻逼就都给我去死吧!同我破灭的梦想一起陪葬!!

????老子不高兴!所有人都下地狱去吧!!

????卢楚风被夹在中间,这种严肃的时刻,他也不多讲话,无言一挥手,其手下端过一个盘子来。

????盘中放着四杯酒,酒水在颠簸中摇晃着,倒映闪烁着阳光。

????我看上一眼,想起卢楚风昨天晚上的诡计。

????我奇怪,不是已经告诉过他不必使用这种计量了吗?大概此酒真的只是种仪式,而并非我所想吧!

????毕竟卢楚风答应了我的事,不会这么无耻的食言,我相信他。

????“请四位门主赛前同饮一杯,送行酒!”卢楚风慷慨言辞。

????还没等我出手,卢楚风已经递给我那杯青龙杯子盛的酒。

????对于白酒,我不经常喝,但是众目睽睽之下,我还是一扬头,灌了下去。

????突感胃里火辣辣的,自己身上的杀意更重了些。

????“三位长老也请~”卢楚风摆出一个绅士的架势。

????三长老到没有顾及这么多,出手端起酒杯,一饮而进。

????“呵呵!三位老者果然豪爽!”卢楚风大笑着,嘴角露出一丝邪意。

????“哼!我们还没那么老。”花假山强调道,身后秦绝,李云海二人也一脸的阴沉,望着卢楚风。

????卢楚风才不会和他们多耽搁。

????他侧身望向一边台下的众手下。

????相聚上万人,人头蹿动,黑压压的一片,身上各都带着刀剑,分属的大哥则暗藏着枪支。

????凌小雨等人被卢楚风安排在最前排,也就是最接近我的地方,以防到时候有人要临危暗算我,好出手相助。

????“我宣布,第三场考核,是我们四圣门里四个门阁的大哥之间的拼斗,这次拼斗,无论结果如何,生死有命,过后不得追究!违令者,神人共诛!”卢楚风慷慨言辞,大义凛然。

????下方一片掌声和起哄声。

????“开战!”卢楚风大喝一声,随即下了武台。

????我精神一凛,眼神聚焦。

????花假山,秦绝,李云海已在短时间内将我围住,形成一个三角形攻势,让我首尾难顾。

????“摆星形刀阵!”随着领头的花假山一声历吼,三人成虎,从三个方向向我袭来。

????明晃晃的刀光反射着阳光,在我身上影射。

????如此下去,神人难敌,我立刻转身倒退,还是难免被秦绝一刀砍在手臂,我怒吼一声,反手一剑,赫然削下了秦绝的一支胳膊。

????他在那剧痛的吼叫的同时,我的左手臂也在不断的往外冒血。

????医疗队要上来,被卢楚风挡在一方,秦绝只感觉头晕目眩,被削出的断臂的红色骇人的疤口,看了令人乍舌。

????他胸口却堵着一口气,不知死活的还要上来再战。

????冥龙剑在我的手中飞舞,我感觉自己已经融入了剑身,或者说是剑已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

????剑气皓然,霸道十足。

????在刚开始被砍了一下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受伤,这全部依靠冥龙剑所缔造的剑气和剑阵,让他们无法如意的近身于我。

????两方僵持不下,我开始将主意打在受伤硬战的秦绝身上。

????见他摇摇晃晃的,虚弱的好似刚重生的僵尸。

????我嘴角露出坏笑,我先是一气乱舞,摆脱已然气喘吁吁的花假山跟李与海,挺剑向他刺去。

????秦绝见我袭来,摆刀欲挡,却又怎知我手中魔剑的厉害。

????我毫不动容,眼睛和冥龙剑的剑锋皆直直指向他的心脏。

????“咣!”的一声响,秦绝的唐刀竟然被我的剑锋所刺断。

????几乎一刹那间,魔剑冥龙再次沾血,将秦绝穿了个透心凉。

????他跪倒在地,嘴巴张开,眼神呆滞,嘴角逐渐流出阴红的血来,而心脏却没有丝毫的红印记,只有那仿佛一道刚针般贯穿其身子的剑身。

????我不敢耽搁,将剑身抽出,转身冷视着花假山和李云海二人。

????我期望从二人的眼中洞悉,却看不到恐惧,相反,比之刚才更加愤怒激火了。

????“来吧!”我心想,“全都来送死吧!”

????卢楚风见到秦绝已死,心里乐开了花。

评论列表: